一线中的最前沿 我们在实验室里与新冠病毒“赛跑硬刚”

一和一学习网 2022-01-15 18:01:13

晨光熹微,天津市第一医院河北区核酸检测基地依旧是一片紧张忙碌的景象,连日来,面对着全区数十万人的核酸大规模检测任务,检验技师马晋和同事们夜以继日忙碌不停,致力于快速、准确的检测出每一份样本,在抗击新冠疫情一线中的最前沿,在一片肉眼看不见的“硝烟战场”,他们与新冠病毒“直面硬刚”。

脱下防护服,摘掉防毒护目镜和N95口罩等整套装备,在负压实验室里连续6个多少时的紧张工作,让马晋犹感觉有些虚脱,连说话也是上气不接下气。“我们每一位样本检验技术人员,在工作期间,是可以申请出舱吃饭、喝水、上厕所的,但因为防护服穿脱都比较麻烦,更浪费时间,大家饿了渴了都会先忍着,直到换班才会出来。”

随着采集好的待检测样本由专人运抵检测站点后,技术人员会拆开包装,进行样本核数,然后扫描登记。登记好的样本,再送至样本处理舱后方的传递窗内,舱内技术人员会从另一侧窗口,把样本拿入舱内。过程中,还要伴随着多次环境的消杀工作。

“核酸检测的过程复杂而繁琐,检测流程中的每一个环节都是精细活,容不得半点马虎。”马晋介绍,像样本开盖这样的环节看似简单,检测人员需要将成千上万份样本采集管一个一个揭开盖子,而且必须讲究手法,开盖力度大了,很可能形成气溶胶,造成生物安全柜内的样本交叉感染。“由于这两天全员核酸检测,样本的数量剧增,很多同事由于长时间开盖导致食指麻木无法弯曲,只能用中指来代替。”

实验室里噪声震耳,设备全开又闷又热,消毒剂刺鼻刺眼,再加上厚重的防护装备,每每核酸提取结束时,检测人员们都是全身湿透,满脸花斑。“全身是汗,护目镜上也会凝结一层水雾,视线不佳会影响我们的工作进度,大家尝试了很多方法,最后发现,用力甩头可以将部分水珠甩到护目镜一侧,屡试不爽。”马晋说。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外勤组的人员负责配置消毒药品,递送入污染区物品,清理样本,进行日常洗消,安排实验组服装、饮食,与市疾控中心及送样科室沟通,报送各种报表等,事务琐碎繁杂,脚不沾地,备忘录贴了满满一墙壁。因为反复消毒,空气中氯含量太高,一天下来她们的眼睛鼻子喉咙刺痛。

马晋的丈夫是名警察,同样奋战在抗击新冠一线,由于工作任务重要求高,马晋与丈夫都已经几天没有回家,“我们知道市民们都在焦急等待着核酸报告,我们快一点,市民就能早一点看到检测结果,与时间赛跑,与新冠病毒硬刚,我们一直在努力!”采访结束后,脱下白大褂,在缓冲间内全身消杀,穿戴整齐,又一个班次的技术人员走进了检测实验室,关闭舱门后,马晋向记者比了个胜利的手势,转身开始了又一个6小时高强度的工作……

记者:寇益

编辑:王琳 王璐

审核:董岩 蒋丽莉

欢迎分享至朋友圈

相关资讯

国内首座“双泊位”LNG码头在天津投用,保障华北地区温暖过冬

戚家军不堪一击,汉武帝背信弃义,曹操杀人不眨眼,这些可信吗?

迎战“奥密克戎”,河东住建人坚守一线不松懈

天津本轮疫情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181例

化身“大白”“志愿红”!滨城逾5000名干部坚守“疫”线

孟浩然与长安才子文斗,两句诗就让别人输的心服口服

妲己残害忠良,为何不敢针对闻仲呢?

晏婴把孔子从齐国逼走,为什么孔子还夸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