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鸣悄悄做了一所产业学院

一和一学习网 2022-08-17 15:01:17

不再担任字节“一号位”一年多后,张一鸣悄悄在福建老家成立了一所产业学院。

8月11日,字节跳动数字经济产业学院在福建省龙岩市揭牌,合作方是当地的闽西职业技术学院。学院将“致力于培养龙岩数字产业经济发展所需的高素质人才”,打造优秀创新创业团队。

学院官网显示,闽西职业技术学院是一所公办高职高专院校;在2020至2021中国高职高专院校竞争力排行榜中,该校排名第239位,在福建省内排名第七。

作为龙岩唯二的大专院校,闽西职业技术学院在当地算不上翘楚:龙岩学院为本科院校,而闽西职业技术学院只是高职,直到2013年才进行本科培养试点。

另一方面,偏居闽西南的龙岩既非教育重镇,也不是经济大市。2021年,龙岩全市GDP(国内生产总值)约为3100亿元人民币,在福建9个副省级市和地级市中排名第六。

字节将“全球首个合作建设的产业学院”放在龙岩,渊源显然是龙岩人张一鸣。

张一鸣1983年出生于龙岩,曾在当地的永定一中就读,2001年考入天津的南开大学。毕业之后,张一鸣创立今日头条,逐渐成为中国互联网最具权势的三巨头之一。

功成名就之后襄助教育、回馈乡里,是不少游子向往的道义与功德。富甲海内的张一鸣也不例外。

早在2017年底,今日头条就与龙岩方面围绕教育展开合作。张一鸣亲自出面,与市长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计划设立“今日头条龙岩学院”,目的是帮助当地青年掌握互联网技能。

但签约之后,这一合作再无下文。彼时字节刚刚斥资10亿美元收购musical.ly,抖音与快手的短视频战争日趋白热化,不可能在办学上花费太多心力;而龙岩主政官员在2019年初发生更迭,设想中的合作最终停留在纸面上。

五年后,今日头条已经更名字节跳动,张一鸣也已经将梁汝波推向台前。但在种种机缘之下,张一鸣的办学梦想突然照进了现实。

与筹办今日头条龙岩学院的大张旗鼓相比,字节再度参与办学十分低调。它并未官宣这一消息,签约代表也仅仅是抖音集团一位主要负责公益事务的副总裁。

这种谨慎不难理解:在中国互联网大变局面前,字节和张一鸣并不想过于引人耳目。不过,这所挂着字节跳动名头的行业学院,仍然能够带来不少遐想。

作为张一鸣对家乡教育事业的最新助力,字节跳动数字经济产业学院契合“第三次分配”指引下的企业社会责任,能够在舆论场和政商界带来名誉和掌声。这种好名声对于互联网巨头格外重要。

而在业务层面上,字节教育板块正在困顿中寻求转型,而成人教育是三大方向之一。通过合作设立产业学院,字节将能够获得一块“试验田”,有助于了解用户、发现需求和打磨产品;此外,它还有机会效仿阿里、腾讯,以产业学院为跳板,拓宽地方政企云计算市场,为To B业务寻找新的落地范式。

A

去年5月,张一鸣宣布卸任字节CEO。他在内部信中透露,公司在社会责任和公益上已经有一些进展,包括教育公益、脑疾病、古籍数字化整理等新项目,“我个人也有些投入,我还有更多想法,希望能更深度参与”。

从公开资料来看,字节在教育公益方面的投入主要集中在教育扶贫,包括在贵州等边远地区设立益童乐园,捐赠图书和文具等。相比之下,张一鸣个人对教育的投入动作更大,合作对象覆盖大学和中学。

例如,张一鸣曾在2019年10月向母校南开大学捐赠1亿元人民币,设立“南开大学创新基金”。该基金主投种子轮,单笔投资不超过300万元,且主要面向南开师生和毕业生。此外,张一鸣还向南开人才建设基金捐赠1000万元。

彼时张一鸣表示,希望通过设立这一基金,进一步提升南开师生的创新创业积极性。为此,他还专门去英国剑桥考察了剑桥创新基金的运作情况。

在福建老家,张一鸣出手更加慷慨,资金用途则是改善学校软硬件、奖励优秀教师。

2020年9月,张一鸣向曾经就读的龙岩永定一中捐款1000万元,用于建设科技艺术馆和教学楼。第二年6月底,在辞任CEO一个月后,张一鸣又向龙岩捐款5亿元,成立“芳梅教育发展基金”。

据介绍,这笔基金主要用于辅助全市教师进修,支持职业教育发展,改善教育信息化教学环境,设立奖教金等。去年底,首届“芳梅教育教学奖”公布获奖名单,超过700位龙岩市中小学教师入选,约占当地2.8万名教师的2.5%。

今年1月,芳梅教育发展基金拨出2亿元,成立“芳梅教育慈善信托”,张一鸣与龙岩市慈善总会共同担任委托人。通过设立慈善信托,这笔基金有望通过投资等方式赚取收益、扩大规模,实现永久存续。

张一鸣的上述投入,均以个人身份做出。它们固然主要出于慈善目的,但也可以从中管窥,张一鸣和字节希望通过捐赠助力业务发展。

比如,通过创立南开大学创新基金,张一鸣可以间接接触校友们的创业项目,甚至形成类似斯坦福大学基金的创投生态。彼时正值字节对外投资的扩张期,以1亿元捐款在学界寻求强力臂助,可谓合情合理。

不过,截至目前,南开大学创新基金的出手次数并不多,见诸报道的只有去年6月投资了棋类启蒙教育公司“弈小象”。该公司由南开大学毕业生创办,但目前发展十分平淡,并未跻身素质教育领域的头部阵营。

事实上,在国内互联网板图中,南开人的身影并不多见。除了张一鸣外,几乎找不到第二个知名创业家。这与南开的研学风格有关,也与坐落于天津、缺乏创投氛围不无联系。张一鸣试图借道母校做校友投资,恐怕很难收获高价值“猎物”。

另一方面,通过在龙岩设立芳梅教育发展基金,字节能够亲身感知一线学科教育,通过评选优秀教师等活动,深入了解教学评价体系的运转方式,并对何为“好老师”形成更多判断力。对于彼时大举布局教育赛道的字节而言,这些一手经验极具价值。

B

字节做产业学院,同样含有为教育业务转型探路的目的。

去年7月,校外培训监管新规落地,K12赛道商业模型坍塌。一度高举高打、巨额投入的字节大力教育,不得不寻找新的出路。

除了关停收缩业务、大幅削减人员外,大力教育的转型方向主要有三个:智能硬件、进校和成人教育。但截至目前,这三块业务的发展都不尽如人意。

首先是硬件业务。早在2020年10月推出大力教育品牌时,字节就发布了首款智能学习灯。彼时字节认为,教育智能硬件的市场空间足够大,又有步步高这样的成功先例,自己有理由从中分一杯羹。

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大力智能学习灯售价不菲,需要依靠补贴来拉升销量;而与之配套的在线教育产品面临严格监管,难以弥补低价硬件带来的亏空。结果,大力智能学习灯陷入“卖一台亏一台”的尴尬。

到了今年7月初,大力教育再次裁员,智能硬件团队成为重灾区,有传言称上千人的团队至少砍掉50%,且不再发布产品。同时,阳陆育、杨康等教育硬件负责人也相继离职或转岗。大力教育靠硬件突围的尝试基本宣告失败。

其次是进校业务。通过自主研发和投资控股等方式,大力教育已经手握多款To B教育产品,包括辅助老师上课的极课大数据、Ai学,教师服务平台潭水源,教育协作平台大力空间等,覆盖校内教学的各个环节。

不过,进校业务从来都是一块硬骨头。由于各地教育政策和现实状况差异明显,互联网公司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精力,才能“磕”下一所学校;即使进入校园,这类提供增值服务的产品如何赚钱也是一大难题。毕竟,新东方、好未来等早已布局进校,却迄今没有太大起色。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硬件入不敷出、进校困难重重,大力教育的最重要出路,只能是成人教育。

目前,大力教育的“终身教育与职业发展”板块主要包括学浪和开言英语。其中,学浪做的是知识变现平台,抖音等平台的KOL能够在这里开课招生、获取收入;开言英语则是面向成人的在线英语学习平台。

与监管严厉的K12教育相比,成人教育的政策环境要宽松许多,大体方向是“有序发展”。大力教育选择这条赛道,踩雷的可能性很小;再加上字节的流量和算法支撑,有望在这一领域取得突破。

不过,字节选对了路,也不乏资金和资源,但对于如何做好成人教育缺乏足够经验。大力教育此前的用户主要是中小学生,购买者则是家长;而成人教育的主力人群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对于这些人希望学什么、怎么学,大力教育并没有第一手的经验。

这时候,与高职院校合作成立一所产业学院、直接参与办学,字节能够直接触及成人教育的方方面面,包括招生、课程设计、课堂教学、教学评估、毕业考核和就业辅导等,感知求学年轻人的所想所需,从而为自身业务提供更多用户画像和教学范式。

C

互联网大厂与大学合作办学,此前多与公司创始人的个人喜好有关。

早在2008年,阿里就与杭州师范大学合作成立了阿里巴巴商学院。作为杭师大的毕业生,马云出任阿里巴巴商学院首任理事长。腾讯则在2018年与马化腾的母校深圳大学合作,成立了腾讯云人工智能学院。

在专业设置上,这类合作院校主要集中在互联网和科技领域的前沿技术,比如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方便学生毕业后直接进大厂工作。例如,今年6月底,深圳大学腾讯云人工智能特色班迎来首届28名毕业生,超过一半进入腾讯、字节、美的等公司工作,另有40%留洋深造。

不过,近年来随着社会人才需求的结构性变化,互联网公司办学的姿势也有了明显调整。政策力推的产业学院,成为新的合作重点。

与独立办学、提供通识教育的大学相比,产业学院由企业和学校合作共办,主要围绕某一领域培养技术人才。在大学生就业困难加剧,以及高素质产业工人短缺的双重压力下,产业学院的价值进一步凸显。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政策方面,2021年10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提出,“推动校企共建共管产业学院、企业学院,延伸职业学校办学空间”。此外,对产教融合型企业给予“金融+财政+土地+信用”组合式激励,按规定落实相关税费政策。

面对新的风向,阿里和腾讯已经率先行动。

2021年下半年至今,阿里先后与多家院校探讨共建产业学院,包括杭州科技职业技术学院、广东科学技术职业学院、成都职业技术学院等,其中一部分已经落地。腾讯也在广州、深圳、武汉、哈尔滨等地达成了类似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大厂做产业学院的操盘主体,往往是各自的云计算业务。在上述合作案例中,阿里云和腾讯云的身影频频出现,显露出借机打造入校案例、拓展当地市场的意图。

如今,字节跳动的首家产业学院也已经落地。这不免让人猜测,字节是否会借机走上与阿里云、腾讯云类似的路径。

目前,字节麾下的火山引擎主要面向抖音等提供云服务;在国内公有云市场上,字节云尚未跻身前五,阿里云、腾讯云和华为云共同占据近6成市场。

火山引擎总裁谭待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字节本身就是云的大规模消耗者,2022年火山引擎将保持100%的增速,营收规模达到数十亿元。但众所周知,抖音、今日头条等字节主力产品从去年下半年起陷入增长瓶颈,对于云的消耗量自然也不会大幅增长;这意味着,字节云已经到了加速寻找外部增量的节点。

通过与地方院校合作产业学院,有助于字节搞好当地政企关系,进而为云计算这样的长期To B生意营造良好氛围。对于老业务放缓、新业务折戟的字节而言,不失为四两拨千斤的好选择。

不过,梁汝波治下的字节,愿意为张一鸣家乡的这所学校投入多少资源,仍未可知。至少在目前阶段,这所衔着金钥匙出生的产业学院,慈善和象征意义高于它能够给字节带来的实际价值。

参考资料:

字母榜,《大厂硬件梦醒时分》

晚点LatePost,《Musical.ly创始人阳陆育离职字节,教育硬件业务调整》

子弹财观,《大力教育裁员,智能硬件失意》

财经,《最年轻的云,字节跳动为什么不着急?》

中国慈善家,《2亿元的芳梅教育慈善信托是如何运作的?》

相关资讯

秋意渐浓 黑冠鹤宝宝来了!

二娃宝妈职场逆袭,从整理家中杂物开始,照做!你也可以逆风翻盘

我被儿媳妇骂哭后,儿子却说:妈,你快去做饭,我老婆还没吃饭呢

清华爸爸辅导孩子作业,气得崩溃捶墙,为啥学霸家长教不好孩子?

收到美容助理面试邀请 十余人应聘时遭遇“培训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