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加数量、降低收费,这样的托班能否成为“催生”法宝?

一和一学习网 2022-08-21 19:01:33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王晨婷

“不是没考虑过送孩子去托育。但是最近的私立(托育机构)离家也有两公里多,接送都得开车。价格也比较高,每个月五千多(元)。最后还是决定由我爸妈帮忙带孩子,偶尔带孩子去上一下早教。”2岁孩子的妈妈许佳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许佳的顾虑并非个例。“父母为主,祖辈为辅”依旧是当前城市家庭最主要的0-3岁幼儿养育模式。但随着双职工家庭比例的提升,年轻父母教育理念的更新,更多人关注到托育服务。

根据调查显示,城市中大概有1/3的家庭有托育的需求,但托育服务资源不足、价格偏高依旧是当前痛点。

近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和落实积极生育支持措施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提出发展公办托育机构,建设社区服务网点,探索家庭托育模式,带动地方政府和社会力量加大投资力度。

“价廉物美”的普惠性托育服务供给有望在未来持续增加。据介绍,2020-2022年间,国家持续开展了普惠托育服务专项行动,下达中央预算内投资20亿元,带动地方政府和社会投资超过50亿元,累计新增托位20万个。

图源:Pexels

普惠托育供给不足

在考察了附近7个机构后,家住上海的阿娟终于将1岁半的孩子送进了托育园。

“我和丈夫是双职工,家庭月收入大概三万多块,预期的托育心理价位是在8千块以下。考察的过程中,硬件方面主要看是不是离家近、有没有户外场地、教室通风情况和厕所、后厨,教师的资质、性格还有上课的水平一定要试听了解过。”阿娟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由于上海公办的托育园比较少,最后他们选择了每月6千元左右的民办幼儿园下属的外教托班。

在家带了2年孩子之后,浙江宁波的徐女士希望回到职场,也计划将女儿送去托育。但是考察了几家托育园后发现,不是离家太远就是收费过高,徐女士的家人也阻止她将孩子送去托育。“老一辈们观念里,就觉得孩子还这么小,送去托班太可怜了,还是他们自己带比较好。最终我也妥协了。”

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了几位0-3岁孩子的家长发现,托育园离家的距离,以及学费价格是他们最受关心的问题。而这也恰恰对应了当前托育服务供给较少,尤其是普惠托育不足的情况。

以上海浦东为例,根据官方公布的备案名单,有资质的托育机构共95家,其中仅有7家为普惠性托育点。记者随机咨询了几家机构发现,民营的全日托育服务价格基本在每月5千元至1.2万元不等,而普惠性托育的价格则最高为3千元每月。

目前,上海浦东的普惠性托育点多为公立幼儿园设立的托班,招收2-3岁的孩子。与幼儿园报名录取一致,公办托班招生对象为本街(镇)区域范围内的适龄幼儿,需登记入托。“我们这两天刚公布这学期的录取名单,如果要报名的话得等明年了。”一家幼儿园托班的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图源:图虫创意

近四成托育企业一年内成立

国家卫健委数据显示,当前我国0—3岁婴幼儿有3700多万,其中三分之一以上的家庭有较强烈的入托需求,而入托率仅有6%左右,供给和需求缺口较大。

普惠托育供给不足,有需求的家长们只能转而寻求民营托育机构。

“2019年开始,托育行业就进入了井喷式的增长,绝对称得上是新风口。现在办一家民办的托育园,其实难度并不是很大,主要还是要把托育备案证办下来。”托育业内人士、“刘sir托育圈”负责人刘先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婴幼儿托育市场规模达1396.6亿元,同比增长127.9%,预计在2027年,中国0-3岁婴幼儿托育市场规模将达1863.2亿元。

天眼查数据还显示,当前共有7.6万家存续的托育相关企业,其中3万家为一年内成立,占比接近40%。

据刘先生介绍,对托育园来说,主要的成本在于装修。“一般300多平米的面积,如果按照2500元每平米的装修,最少要花去近百万元。由于托育备案在安全性、面积、卫生间坑位、消防等方面都有详细的要求,因此做符合备案标准的装修对托育园来说十分关键。”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在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还有不少宝妈开始尝试做“家庭式托育”。在业内人士看来,“家庭托育”确实有望成为一种潮流,但由于相关收费、教师资质等指导政策尚不明晰,目前还在探索阶段。

广东的王女士在今年6月将家里1岁半的孩子送到了附近的一家家庭式托育,但孩子当晚就生病发烧,迅速“劝退”了王女士。在她看来,部分家庭式托育空间有限,空气不流通,对免疫力较低的婴幼儿来说比较容易被传染。

此外,对于民办托育来说,收费监管也是一大问题。近日,有媒体报道称,上海一家大型民办托育机构突然停业,家长陷入退费与转托困境。

虽有“热钱”流入,但刘先生告诉记者,目前的托育机构还是亏多赚少。“亏的(比例)大概在六成,毕竟房租压力、人力成本在那里。”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图源:Pexels

两年内新增约20万个普惠托位

“当前,照护服务既面临着需求不断扩大、投资快速增长的发展机遇,也存在着市场供给总量明显不足、激励支持政策有限、专业人才匮乏等挑战。”国家卫生健康委人口家庭司司长杨文庄近期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谈到。

截至2021年年底,全国每千人口托位数是2.03个。而根据“十四五”规划,到2025年,每千人口拥有3岁以下的婴幼儿托位数将达到4.5个。这意味着近四年内,婴幼儿托位数需要至少翻一番。

国内的调查显示,婴幼儿无人照料是阻碍生育的首要因素,城市中大概有1/3的家庭有托育的需求。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亦明确指出,将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费用纳入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多渠道发展普惠托育服务。

实际上,普惠托育在国内出现的时间还很短。2019年前后,中国普惠托育机构几乎空白。随着国办相继印发《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和《关于促进养老托育服务健康发展的意见》,普惠托育逐渐起步,各类机构提供的托位数约占3岁以下婴幼儿的6%。

但是,距离满足广大家庭的服务需求仍有较大差距,而且托育服务价格普遍偏高。调查显示,托育机构平均月收费2700元,占当年我国家庭可支配收入的36%。

2020—2022年,国家卫健委会同国家发改委开展普惠托育服务专项行动,中央预算内投资下达20亿元,带动地方政府和社会投资超过50亿元,累计新增约20万个托位,推动增加普惠性托育服务有效供给。

因此,近年来各地也正探索发展多种方式的普惠托育服务。如上海主要采用“托幼一体”,由公办幼儿园托班收费采用相同的标准,地方财政对开设托班的公办园提供生均经费和编制方面的保障。数据显示,近一年,上海新增了154所开设托班的幼儿园,托幼一体园的所数从571所增加到725所。

安徽淮北相山区则从2019年起采用以奖代补形式,对托育机构给予运营补贴,并对入托婴幼儿家庭给予补助。

对于下一阶段托育服务的发展方向,国家卫健委人口家庭司监察专员杜希学介绍,《指导意见》重点围绕“基本、普惠、投资、收费、减负”五个关键词下功夫。着力增加普惠性服务,发展公办托育机构,鼓励社会力量来投资,支持用人单位举办,建设社区服务网点,探索家庭托育模式,有条件的幼儿园也可以向下延伸。

“当前,国内托育基本上由市场提供,不但托育费用高,而且良莠不齐。提供普惠托育、发展免费学前教育,可提高育龄夫妇生育意愿。”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熊丙奇认为,以托幼一体化发展普惠托育,值得大力推广。“由于近年来的适龄幼儿减少,很多地区的幼儿园已经具备招收2至3岁幼儿的条件。幼儿园,包括公办园和普惠民办园,招收2至3岁幼儿入托,可以有力扩大普惠托育的供给,也让普惠民办园摆脱生源困境。我国各地可按2至6岁托幼一体化来规划普惠学前教育与托育的发展,普及有质量的学前教育以及托育。”

相关资讯

武汉江夏区新增一普通高中,今年首招新生300人

吹着空调喝着水!现场报名首日,郑州这所小学的家长体验“丝滑”又舒适!

妈妈考入女儿母校成“学妹”,潍坊这对母女共同投身中医药

福州一女士:驾培未开始要退学,学费只退一半?到底该退多少?海都记者介入

辅助生殖或进医保,做一次试管省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