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宝宝学走路的黄金时间里,我娃像青蛙一样坐着或躺着

一和一学习网 2022-09-23 23:01:13

2019年12月的一个夜里,我家10个月的二宝体温突然升到39℃以上。尽管有多次处理老大小时候夜里发烧的经验,我仍然无法淡定。

翻阅了几篇科普文章,基本都建议:38.5℃以下先物理降温观察,38.5℃以上可能需要在医师指导下药物降温。所以我们赶紧带着孩子去看急诊。

退烧之路十分曲折

我们所在的城市医疗资源紧张,尤其是三甲儿童医院,夜间急诊基本要排队5个小时左右,全是发烧的小朋友。

因为发烧宝宝很难受,候诊期间我一直通过母乳安抚她。好不容易等到我们,急诊科医生听了听心肺、看了看喉咙、问了问食欲和大小便,又查看了抽血的结果,考虑是上呼吸道感染,开了退烧药和抗生素回家吃。

回家吃了退烧药,孩子体温能正常3~4小时,到时间又烧起来。娃爸调动自己的医学储备知识判断,抗生素要再吃两三天看看效果。

接下来,我和娃爸坚持上班,爷爷奶奶白天带娃,晚上换到我们自己。换班的时候奶奶无意提起,说宝宝有条腿好像有点不爱动。我当时没当回事,完全没有想过是腿的问题,跟奶奶说宝宝在发烧,会没精神,而且10个月刚刚开始学习走路,不爱动很正常。

在吃抗生素的那两三天里,娃几乎每天夜间都烧到将近40℃。情况没有好转,我们又一次深夜跑急诊。急诊医生换了一个人,诊断和上次一样,只是这次升级了抗生素。

又是一轮的退烧药、抗生素,娃仍然夜夜发烧到将近40℃,但白天吃喝拉撒都很正常。

我和娃爸实在扛不住这不明不白的发烧,考虑到急诊条件有限,可能看得不仔细,于是我们请假挂了白天的内科专家门诊,但检查内容、治疗方式跟之前也没啥区别。

病程的11天里,我们跑了3次急诊、2次专科专家门诊,娃一直在烧一烧、停一停中度过,烧起来就是40℃,她趴在我的胸口哼哼唧唧,靠母乳保持平静。不烧的时候,她跟正常10个月的孩子没区别,只是不爱站而已,奶奶还抱她出去玩。

终于,娃连续2天不发烧了。我天真地以为,她已经好了。

2天后的半夜,我给娃换尿布。我习惯性地拉她的双腿,她的左腿却异常地往回缩,并在睡梦中发出哭声。我意识到,孩子的左腿不正常。想到之前奶奶提及孩子不爱站的情况,我再也无法入眠,马上用手机挂了第二天骨科的号。

当天只有下午的号了,我干脆请假在家带娃,内心太焦虑了,我也没办法正常上班。这天上午我仔细观察发现,10个月的小娃喜欢爬,但爬的时候明显是单侧匍匐前进,抱她起来站立的时候,她的左腿会提起来不着地。我的心控制不住地揪成一团。

终于熬到下午门诊,我眼看着医生把娃放床上,轻轻拉她的腿。她的左腿一直往回缩,症状非常明显,医生表情很凝重。当时已经快下班了,但医生开了加急B超和CT。

B超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娃爸也下班赶过来了。医生说,不用等CT了,根据B超基本可以判断是化脓性髋关节炎,需要马上做手术,越快越好。

我没有想到,从踏进骨科门诊的那天开始到我们出来,历时将近3个月。

深夜里,急诊手术开始了

我清晰地记得,那一天我们办完住院时已经晚上8点了。

入院后医生要求立刻禁食,为手术做准备。面对焦虑的娃爸和一直在淌眼泪的我,医生非常尽责地向我们解释了病情。医生把这个病简称为“化髋”,通俗来说就是细菌入侵髋关节,关节腔化脓了。一般情况下,这种疾病的诱因是外伤导致细菌侵入体内,细菌通过血液游走,在组织松散的关节囊腔停留并聚集,啃噬关节。发烧只是该疾病的症状之一,影像学检查会显示局部明显积液、肿胀、关节脱位。国际上确实有保守治疗,通过持续性抗生素治疗来杀死细菌,但周期长并且效果不可控,如果保守治疗效果不佳,就要考虑手术治疗。

医生很果断,建议立即手术,手术方式就是割开关节囊腔,直接把脓液抽出来,同时塞入引流条引出脓液,同步配合抗生素抗感染治疗。医生说,一般情况下治疗时间为2~3个月,家长要做好心理准备,只要积极配合,通常预后良好,不过可能会需要矫正步态。

其实具体的手术方案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那个时候的我只有一个念想,就是医生的那一句话:越快越好,不用纠结

这半个月的疲惫、担心,已经让我眼窝深陷,再想到娃还这么小就要做手术,我的心已经碎了。

在等待手术的时候,我已经没有办法宽慰自己,只是偷偷跪在病床边,祈求宝宝的手术能平平安安,不要留有后遗症。

手术安排在半夜。护士抱走还在睡觉的宝宝,我看到她小小的身子躺在绿色的手术布下,幼嫩的肩膀露出来。我是个很不争气的妈妈,一直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觉得是我没有照顾好她,忍不住自责。

2小时后手术结束,医生嘱咐我用让她觉得最舒服的姿势抱着她。所以恢复麻醉的时间里,她光溜溜地趴在我的胸口,静静地沉睡着。

换药、打针也是痛苦的折磨

手术第二天,主治医生又拿着前一天的CT结果,仔细给我们讲解了娃的病情:“髋关节肿胀,关节已经半脱位了。”通俗来说,就是因为关节窝肿胀,把骨关节推了出去。如果不及时治疗,就会出现行走受限,也就是瘸。

后面的治疗很简单,也很残忍。每天就是换药、输液,再每两三天抽一次血确认是否有肝损伤、监测体内细菌情况。

手术刀口是开放性的。每天早上,医生把娃抱到换药室,拔出引流条,观察引流条脓液的情况,再塞入新的引流条。这个操作持续了整整2个月,我一直没有办法参与,因为一想到深入骨头的刀口还要塞入纱布,我就心疼到没办法把她按在那里,让医生正常操作。

再就是打针,就跟吃饭一样规律,上午、下午各一次。每次都是我按着她,让护士扎针,有时候扎三四次才能找到血管。娃看着我,撕心裂肺地哭喊,仿佛在问“妈妈你为什么要让别人欺负我”。几乎每次娃都是哭到一身汗,后来她嗓子都哑了。抗生素针打了一段时间后,调整为口服抗生素,好在娃很乖,吃药很配合。

另外就是宝宝的血管很细,输液的留置针基本上只能用一天,运气好的时候可以用两天。小手、小脚、额头,她身上基本能用的地方都用上了。

我和娃爸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细菌从何而来。那段时间,娃爸一直问爷爷奶奶给娃吃了什么、有没有随时洗手、娃有没有吃手,但一直没有找到答案。连医生都说,现在去追问细菌从何而来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很难有答案。

医生还为娃做了细菌培养,以便通过细菌类型来看是否需要调整抗生素。可能半个月也可能更久,才确认是金黄色葡萄球菌,于是抗生素从广谱换成了窄谱。医生说,可能是因为此前已经用上了抗生素,杀灭了部分细菌,所以培养难度会大一些。

住院期间,医生还请了免疫科会诊并筛查娃有无免疫系统疾病,结果尚好,可能这个“化髋”确实只是个意外吧。

除了常规治疗,“术后牵引”和“青蛙抱”也是治疗中的重要环节。

24小时“牵引”就是通过持续的牵拉拉直腿部,起固定作用,而且这个固定能一定程度上缓解疼痛。具体操作就是孩子平躺在床上,用毛巾包住手术的那条腿,长线的一端绑在腿上,另一端系着医院提供的、一个类似秤砣或者砝码的重物,通过床位的格栅垂下来。刚开始当然是很不习惯了,宝宝不能自由翻身、不能爬,一天24小时腿被扯着。慢慢时间长了,她就习惯适应了。

手术后半个月,医生说可以佩戴“蛙式支具”了。支具主要用来固定骨关节,避免关节磨损。最好是24小时佩戴,而且要坚持戴半年。刚开始娃肯定也是不愿意的,但她适应得很快,半年后都可以戴着支具四处爬了。所以普通宝宝学走路的黄金时间,我娃都在蛙式坐着或者躺着。

终于,娃带着支具回家了!

后面一切都很顺利,2020年春节疫情暴发时,我们已经在医院度过了将近3个月。经过连续3天的抽血观察,再加上影像学提示关节已经复位,治疗情况良好,医生说我们可以出院啦!终于,娃带着支具回家了!

在医院的这段时间,我的体重基本上每周掉3斤。作为妈妈,我极度焦虑,担忧宝宝预后。出院的时候医生也提到,半年后摘掉支具,娃的步态可能会有问题,到时候根据情况可能需要做步态矫正

后面就是三个月复查、半年复查和一年复查,结果都很棒。半年后摘掉支架时娃已经一岁半了,这次她重新开始学习走路,效率很快,很快就可以嗖嗖嗖地走路了

在骨科住院部,我碰到同样疾病的宝宝,小的还在月子里,大的有五六岁。我写下宝宝患病和治疗的经过,是想提醒广大的爸爸妈妈,不会说话的宝宝,生病时除了正常看医生以外,还要多观察他/她的生活习惯有没有改变,当然接诊医生的体格检查也非常重要。很多疾病早一点确诊,就可以尽早得到治疗。

医生点评

王庆宇 | 吉林大学第二医院骨科医学中心 主治医师

化脓性关节炎约占儿童骨关节感染性疾病的21%,而43%的化脓性关节炎累及髋关节。化脓性髋关节炎(septic arthritis of the hip,SAH)是一种严重的感染性疾病,是由于细菌入侵髋关节导致的关节内化脓感染。文献显示,SAH发病率约5/10000~12/10000,无性别差异。该病常见于年龄较小的儿童,如新生儿、婴儿及2~3岁的幼儿。

活动受限和局部肿胀是新生儿骨与关节感染最常见的表现。儿童SAH临床症状主要包括发热、患肢不能负重、髋关节活动尤其是内旋受限等。部分患儿会自主将髋关节维持在屈曲、外展及外旋位,因该体位可使髋关节囊内容积增大,减少因囊内高压而引发的疼痛。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致病菌种类、毒力、数量的不同,婴幼儿体质及炎症反应程度不同,加上抗生素、退烧药物的应用,发热情况可能有个体差异。新生儿诊断较困难,大部分仅表现为拒食、患肢活动减少、哭闹,发热及全身症状可能较轻微甚至不表现,但局部肿胀疼痛、活动受限仍为典型症状。

X线是SAH的常规辅助检查,能发现软组织肿胀以及晚期的关节脱位。MRI在早期诊断、显示感染范围和位置以及指导治疗方面有显著优势。超声检查是一项快速、价格相对低廉的检查,对髋关节这类不可通过触诊明确是否存在积液的关节,超声检查尤为重要。髋关节超声可以发现关节积液及关节囊扩张,但不能区分是SAH还是其他非感染性疾病。当怀疑SAH时,医师可在超声引导下进行髋关节穿刺。

早期诊断、及时开放关节引流并使用有效抗生素是治疗本病的关键。及时手术治疗,可减少股骨头缺血性坏死、永久性关节软骨损伤这类严重并发症的发生。开放式关节切开术是目前最主流的手术方法,此外可选择的方法还有关节镜手术和超声引导下髋关节连续穿刺。但在某些情况下,开放性手术为唯一的选择。

目前,对于儿童SAH抗生素的选择、疗程、从静脉过渡到口服的时间、抗生素应用的时机等没有统一的标准。临床上骨与关节感染一般需要应用抗生素4~6周,除了常规静脉应用抗生素的方式,还可采取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PICC)。PICC不仅可以减少患儿因反复穿刺引起的疼痛刺激及害怕,而且能确保患儿准确、及时地完成输液计划。

在获取用于培养的血液及关节液后,应尽快使用抗菌药物治疗。在得到培养结果前可依据经验使用对常见致病菌有效的抗菌药物,获得培养和药敏结果后选择敏感抗生素治疗。

最后,家长除了需要帮助孩子康复锻炼外,还需要和医生保持联系,积极复查髋关节的恢复情况

个人经历分享不构成诊疗建议,不能取代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如有就诊需要请前往正规医院。

作者:毕毕

编辑:白吉、黎小球

封面图:pixabay

相关资讯

小学五年级女孩身高就达一米八,同学家长:她性格活泼开朗

被自媒体围追堵截的李芳凝,让我看到了人性的没底线

这个你在物理课本上常常见到的男人,只上过两年小学

马斯克父亲称儿子有钱应继续生孩子,自己也曾与继女生下两个孩子

白化病女童成幼儿园受宠的“酷女孩”,父母:很意外很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