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岁王振义院士的教育人生

一和一学习网 2022-08-24 14:01:32

他奋斗在医学教育一线超过70年,先后培养博士21人、硕士34人,造就了“一门四院士”的佳话;他在国际上首创应用全反式维甲酸诱导分化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使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可被治愈的白血病,登上世界医学最高峰;他98岁仍然活跃在医学教育和人才培育的前沿阵地,自创特殊的“考卷”查房方式,培育锻造了大量优秀医学人才。

他就是曾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全国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上海市教育功臣等荣誉的我国著名医学家、医学教育家,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终身教授王振义。他用“心有大我”的家国情怀和“国之大者”的奋斗身影,书写着“与国同行”的壮阔人生。

奋斗践初心,一生为人民

在众多难治疗的疾病中,白血病无疑是最令人闻风丧胆的一种。但如今我们已经实现了对APL的控制,这样重大的成果与王振义院士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

70多年中,他始终致力于血液内科学的医、教、研工作。在非常困难艰苦的条件下,他和团队经过多年的奋斗和探索,尝试了无数种方法,测试了无数种药品,最终为肿瘤治疗找到全新的理念与方法——诱导分化疗法,使急性早幼粒细胞性白血病成为全世界第一个可被治愈的成人白血病,确立了国际公认的白血病治疗“上海方案”,被国际医学界誉为“人类癌症治疗史上应用诱导分化疗法获得成功的第一人”。使中国占领血液肿瘤治疗制高点,为世界肿瘤治疗贡献了中国方案,拯救病患无数。

2010年,王振义荣获“国家最高科技奖”这一至高荣誉。面对荣耀、载誉前行,他却始终不忘初心。他对学生们说:“我对大家有个要求,就是要在心中播下‘大医’的种子,把病人的需要放在首位。至于我自己,我只希望余生能再做些事情。50年过去了,我们只攻克了一种白血病,还有二十多种白血病需要我们去攻克,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啊!”

一门四院士,薪火始相承

王振义不仅是一位医术精湛的医者,也是一位桃李芬芳的伯乐。他1948年毕业于上海震旦大学医学院,获博士学位。此后先后担任过内科学基础、普通内科学、血液学、病理生理学等教学工作,2003年被评为“上海市教育功臣”。“我只是想以绵薄的力量,培养更多的医学事业的接班人”,是这位98岁老教授的心声。

在他培养的众多学生中,最为人所称道的是他的三位院士学生——陈竺、陈赛娟、陈国强。1984年,王振义推荐陈竺、陈赛娟远赴法国巴黎第七大学圣·路易医院血液研究所学习。获得科学博士文凭后,他们毅然选择回国,回到瑞金医院,继续在恩师指导下工作,并最终辟出一块令人瞩目的基因研究新天地。在事业顶峰期,1996年,在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的第二年,王振义将上海血液学研究所所长的位置交给了42岁的陈竺。“人生就像抛物线,有峰顶,也会衰退,一旦进入下降趋势,就要及早地退,让更有能力的人来干。”这是王振义的肺腑之言。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原院长、“973”项目首席科学家陈国强是王振义的另一位得意门生,如今也已经成为国际白血病研究领域中的杰出代表。正是王振义的虚怀若谷和无私奉献,创造了“一门四院士”的佳话,也成就了医学教育界三代杏林英华的清隽风华。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探索永无歇,丹心济后学

2003年,王振义将所有行政岗位“让贤”,“无官一身轻”,但他依旧奋战在医学教育第一线。也是那一年,他自创了一种特殊的教学查房方式——开卷考试,即每周初由学生提交临床上遇到的疑难病例,形成“考卷”,他在一周内搜索全球最新文献资料,不断学习、思考、分析后做出“答卷”,并在每周四与学生一起交流,将自己分析的成果教给大家。他说:“我的这些学生现在都是医院的骨干,非常繁忙,我现在相对空闲了,可以成为他们的眼睛,用我的知识和经验进行筛选分析,这样可以节省他们的时间。我带给他们一些新知识,解决了医疗难题,解除病人痛苦,我很开心。”

为了解开每周学生们提出的问题,王振义每周要看上百篇全球最新的文献,并通过医学逻辑思维,分析、推导出的一个诊断,往往也是全新的结论。如今,每周四都有20余个医联体接入瑞金医院远程教学平台,开卷考试的影响广播全国。

王振义说:“最近这10年,我的‘开卷考试’答案已经梳理成《瑞金医院血液科疑难病例讨论集》专著,由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了第一、第二集,共计42个病例、68万余字。例如第一集中的‘IgG4相关淋巴结病’一病,就是近年来新命名的疾病,讨论既解决了患者的诊断与治疗,又综述介绍了此病的发病机制、诊断关键和治疗方法。只要是对病人有利的事,让学生受益的事,我会把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上面,我会把‘开卷考试’一直做下去,做到做不动了为止。”

2022年疫情封控期间,王振义院士在家始终与科室、学生保持联系,在线指导各类教学工作,并自学视频会议软件系统,在线开展教学查房和“开卷考试”,燃烧自己的光和热。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育人德为先,大爱润无声

在医学教育战线上,王振义是一位已工作超过70年的老兵。他认为,医生是需要有高尚职业精神的行业,是最要强调“德”的工作,所以医学院校的首要任务是培养学生的医德,让学生在未来走上医疗岗位时,能够把解除病人的病痛作为自己的首要任务,作为最大的乐趣和安慰。

近十余年,王振义每年都向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定期捐款,帮助贫困地区群众;汶川大地震后,他委托陈竺转交为四川残疾伤员捐款;新冠疫情期间,他托同事取出积蓄,向湖北捐款。他还出资设立了青年医师奖励基金,希望帮助更多青年医生成长,却不肯使用自己的名字为该基金命名。2020年9月6日,未来科学大奖揭晓,王振义被授予“生命科学奖”,以表彰他对治愈APL的决定性贡献。对于“奖金您准备怎么分配”的提问,王振义说,他已经请瑞金医院帮忙全部捐给扶贫基金会。

如今,年事已高的他谢绝了不少社会活动,却始终和自己的母校——卢湾第一中心小学的师生保持联系,坚持对学生进行爱国教育,讲授个人成长经历,普及医学知识,树立治病救人远大理想。

在王振义的办公室里,挂着这样一幅画:一棵参天大树,每片叶子上都贴着一张灿烂的笑脸——那是王振义近百名学生集体送给他的礼物。笑容,是人们对这位德高望重的医学泰斗的谢意与祝福;绿荫,则象征荣誉背后的精神传承。如今,王振义的学生们遍布海内外,绝大多数都已成为所在领域的领头专家和中坚力量。他们以老师为榜样,共同为医学事业的发展作出贡献。

他是一名医学家、一名实践者;又是一位教育家、一位思想家,他的医学使命和教育人生从未停歇。

相关资讯

快看!广州这所全国首设高中国防班的中学入学教育是这样的!

4种能力不足的孩子,小学成绩再好初中也会滑下去,家长要做好准备

对抗35岁职业危机,你要做好这三件事

“别说我没提醒你,新生报到时不少同学会自卑,”学长的话很真实

为什么现在有的公司一边招人,一边却逼迫员工离职,有什么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