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孽情(完结)

一和一学习网 2022-09-15 05:01:09

我五岁的时候,我自己的家一分为二,我爸一个家,我妈一个家。我妈妈穿得花枝招展的,蹲下来摸着我的头说:“玥宝,听爸爸的话,过几天妈妈接你过去。妈妈给你准备了好多漂亮的裙子,高兴吧?”

我瞅瞅站在一旁的新爸爸,一脸的油腻,一点不喜欢,可是我还是说了:“高兴”。

就这样,我从小就在爸爸妈妈两家住,可是,我还是喜欢五岁以前的家。一直到考上A大,我感觉自己这个没着没落的浮萍,终于有一个自己的小空间了,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四人寝室的一角。

1.

A大真大,我跟梦灵绕了一整个操场,才看到那几个打球的男生。我脸盲,就见几个男生球衣球裤,青春飞扬的在那跳上跳下,梦灵一脸兴奋的拽我,“看,林冉在那。”

有男生兴奋的吹了一声口哨,梦灵高兴地拿着手中饮料直挥手。

我们宿舍四个女生,两个在老家的高中已谈了朋友,每天手机视频微信忙得不亦乐乎。跟我对面床的梦灵,长得古灵精怪,一来就看上了我班的班长林冉。这段时间经常拖着我象追星一样的跟着林冉跑。

一个男生长手长脚的跑了过来,梦灵高兴的把手中的饮料递给他,他看向梦灵身后的我,“武玥来了”。

周六的时候,林冉发信息给我,约着看电影,我高兴的回他,:“好啊,我这就跟梦灵说".

对方半天没回话。

晚上的时候,林冉还带了一个男生。梦灵心领神会的安排那个男生跟我一起坐。

第二天林冉打电话我,说不要跟任何人说,约我在校园操场见面。我想这又是他们玩啥恋爱小游戏,我就去了。

没成想,林冉说喜欢我,要我做他女朋友。他说第一眼看到我,就觉得我是他要找的另一半。每次梦灵带着我过来,他都高兴得不得了。

我懵了,说:”梦灵喜欢你“

”梦灵喜欢我是她的事,我只喜欢 你“。

说实话,林冉颜值吊打校内一众男生,我对他肯定是有好感的,但是怎么跟梦灵说,我发愁。

林冉让我放心,他来处理。

一周后,梦灵在宿舍哭得死去活来,言语间就是我是插足的,对我横眉冷对,我无可奈何。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从此梦灵跟我老死不相往来。

好在是林冉安慰我陪我,第二学期调换了宿舍。

大学毕业后,林冉进了一家500强企业,我进了一家私企。

毕业后的第三年我们结婚了,十个月后生了女儿。

我自己的两家爸妈指望不上,婆婆过来帮的我。

产假结束的头一天晚上,林冉出差回来,他洗澡去了。我习惯性的帮他整理行李箱,一件件衣物拿出来烫整齐。这是我的习惯,我觉得男人衣物整齐是老婆 的事,林冉前两年升职了,我越发注意拾掇他的穿着。

整理到箱子底下,静静的躺着一条宝蓝色长裙,S码,我是穿M码,看得出来不便宜很上档次。我呆愣了半天,直到林冉从卫生间出来。

看到箱子底的长裙,他淡淡的说;”哦,这次跟梦灵出差,临返程的时候,有个客户要见,临时在商场买的衣服,见了后梦灵放在我箱子里了。“

”梦灵?“她啥时候跟你一起出差了?“

”哦,你这一段忙孩子,忘记跟你说了,她调我们那了,跟我对口的部门。“

”对了,她说啥时候我们一起聚一次。“

对于一个在家呆了长达半年之久的宝妈来说,同学的出现应是喜出望外的事,但是梦灵,为了林冉早就跟我老死不相往来,现在跟林冉一起出差,关健是把裙子放在他箱子里,是故意还是率性而为,有待考证。

我蓦地想起,林冉有一年多没跟我有夫妻生活了,貌似他也没要过?!

我从小就没有家,跟林冉结婚后,觉得有了归宿,觉得特别有安全感,眼下女儿才出生,我不希望我的女儿重蹈覆辙。

长裙事件后,林冉似乎没有任何破绽,我换上性感的睡衣,可是林冉对于夫妻生活也是可有可无的态度。我不能坐以待毙,决定主动出击。

2.

我休完产假上班,我以前做市场的岗位换成了林兮,30岁,听说是老板从外面挖来的市场人才。

我只好去行政部门,人力资源给我的说法是,你还有几个月的哺乳期,这样安排一是有利于工作,也是对你照顾。

人在屋檐下,谁能不低头,我就成了办公室打杂的,收发订餐订票全管,工资减少一半。

一个老客户费用的事情,林兮请我过去了解一下情况。谈完了之后,她请我喝咖啡,提到我是A大毕业的,她诧异的问,你认识梦灵吗?

我说认识,她意味深长地说:“她以前怎么样,这人蔫坏。

我一怔,赶紧说:“认识,但不熟。”

我回到办公室就心神不宁,说起来得去会会我这好多年不见的同学了。

梦灵公司的前台倒是彬彬有礼,说梦经理出去了,一会就回。

我就坐那等。

远远就见一男一女进来了,显得很亲昵。看到是我,林冉赶紧避开梦灵一些说:“你怎么过来了?”

我心想,我不来都不定滚到哪个床上去了。

我深呼吸了几秒,笑眯眯的看向梦灵:“老同学,好久不见。”

梦灵怔了几秒,拍着手:“哎呀,武玥,好多年没见你了”。

我说:“怪我,有了宝宝事多,早应该来看你的。”

梦灵朝林冉挥挥手,我们上去了。

梦灵一个一间办公室,衣着得体,看着混得风生水起。

老同学多年没见,我们相谈甚欢,貌似以前的芥蒂没有了。

她说她还没谈朋友,没合适的,就放那了。

一个星期后的周末,梦灵过来看宝宝,她抱着宝宝爱不释手。

坐了一会,就走了。

晚上,宝宝就开始昏睡,以前到10点睡的孩子7点就睡着了,而且是昏睡的那种,摇都摇不醒。

我们深更半夜地带宝宝去医院。医生觉得奇怪,哪有睡这么死的,怀疑吃了安眠之类的药物,我一听,当时就哭起来了,“以前从没出现这样的情况,这小的孩子不会说,吃了啥嘛?对了,会不是梦灵?

我摇着老公的手臂,林冉不耐烦的说:“莫胡说八道,梦灵她有病,害你宝宝干嘛?

医生听了介绍,说没多大问题,回家多喝点水。

捱到第二天中午,宝宝醒了,一副蒙圈的表情。

我心都疼了。我暗暗说,妈妈一定不让坏人伤害你。

周末,梦灵又过来看宝宝。这回我戒备着,她抱着宝宝,我盯着她。

不成想,不到7:30宝宝又睡着了,睡得死死的。

我赶紧去医院,打电话给出差的林冉,林冉说我神经过敏,宝宝也许是补觉。

医生查了,说没有发现安眠药的成分。

我才抱着宝宝回家。

我第二天请了半天假,守着宝宝醒来。中午宝宝醒了也是懵圈的样子。

我找到林兮,在她诧异的目光下,把我跟梦灵的恩恩怨怨讲了一遍,再说了宝宝嗜睡的事。林兮沉吟片刻,说:“这个我不做评判,你自己小心点总没错。

梦灵第三次来看宝宝的时候,我把她拒之门外了。

宝宝是我的软肋也是我的盔甲,我不能有半点闪失。

梦灵站在家门口,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跟向她赔礼道歉的林冉说,“不要紧,武玥这样疑神疑鬼的,是不是产后抑郁啊,你带她去检查一下。”

我站在门口,气急败坏,说,你才抑郁,后一句“你们全家都抑郁。”被林冉大声吼住了,没说出来。

晚上,林冉说我有点过分,我说他见色忘亲,我说就是她下的安眠药,林冉说不可能。两个人争执不下,我冲口而出:“你就是跟她一伙的,你就是要害死宝宝”。

他大声呵斥我,“你疯了,胡说八道。”

婆婆听着吵,也说我不对,林冉是宝宝爸爸,他怎么可能害宝宝。

我气得一股血涌上心头,拼命的推了婆婆一掌,“你们凭什么就不相信我。

婆婆猝不及防,一屁股坐在地上。婆婆号啕大哭,林冉冲过来要揍我,我就冲上去咬他。

就这样,我跟婆婆彻底撕破脸,跟林冉大打出手。

林冉很生气也很强硬,非要把我弄去检查。

医生要我在电脑上做心理测量量表。

我心想反正我没病,做就做谁怕谁呀。

一个白大褂的女人站在一旁,看了看我电脑,说:“你也是被家里送来的?我说是。她同情地说,我教你。

我记着宝宝心烦意乱,就按她说的填了。

结果还没出来,我就朝外走。

林冉喊住我,说医生叫我。

医生凝重的神色,看看我,我瞅了一眼结果,重度抑郁加精神病性状。

我心里悔啊,不该听那个女的填的。

我赶紧说:“医生,我没病,那个女的告诉我填的,我乱填的,不算数的。

医生跟林冉说:“她这样的病人,有妄想都是正常的。回家吃药观察吧。

我赶紧冲进测量室找那个女的,哪有女人的身影,我一个一个白大褂女人仔细看,一无所获,大家像看神经病一样看我。

回家后,我死活不吃药,说有人要害我。

林冉说我不吃药,就不让我看宝宝。我妥协了。

药吃下去就是昏昏沉沉,人像踩在棉花上,我心想着,宝宝,妈妈一定保护你。就坐在宝宝边上看宝宝,可是一会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天都黑了,我足足昏睡了7个小时,头脑清醒了一些,我赶紧抱宝宝。把宝宝抱在怀里,回想这一段时间的事,感觉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操控着事情的走向,我好害怕,贴在宝宝肉乎乎的小脸上,不禁泪如雨下。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3.

周五的时候,我正在办公室整理一堆票据,主管喊我到她办公室。

她东扯西拉说了半天,先是关心我的工作强度如何,再是身体如何,最后落脚到关键点。

她说鉴于我的身体状况,建议我先回家调整一下。

我赶紧解释,“主管,我没病,查错了。”

主管投过来同情的目光,说“:你现在都没有喂奶吧?”

我低下头,自从医院回家后,婆婆跟林冉就坚决不让我喂奶。

我实在拗不过他们,一个星期不喂奶,奶已经涨回去了。

想到无端端的害宝宝不能吃母乳,我就心疼,眼泪就抑制不住的流。

看我流泪,主管安慰我,没事,先休息好,身体最重要。

我抽噎着离开了,回头瞅着主管有点惊恐的意味。

我知道,说得委婉点是回家休息,其实就是让我回家不用去了。

我失业了。

林冉说正好休息,也不在于那点工资。

我成了全职主妇,好在是可以跟宝宝在一起,我也很满足。

每天林冉监督我吃药,我不吃就不能抱宝宝,我只得吃。

吃了就犯困,不能跟宝宝玩了。我后来就当他面吃,转头就吐出来。

这样我就可以精神抖擞的陪宝宝了。

听到敲门的时候,我正在给宝宝喂辅食。

打开门,梦灵站在门口。她一身宝蓝色裙,同色系高跟皮鞋和皮包,微笑着看着我。

我直接反手把门关了。

她继续敲,我懒得理。倒是婆婆从屋里出来,给她开门。

她进来就走到宝宝旁边,我警铃大作,赶紧拦住她。她像看怪物般无奈地看着我。

自从跟婆婆撕破脸以后,婆婆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跟我对着干。

婆婆大声训斥我,“对客人要有礼貌,像什么样子?

我还是不让,梦灵跟婆婆说,“她这个病得不轻啊,最好住院看看。”

婆婆应和到,是啊,一天到晚脾气暴躁得很。

我看她们一唱一和就怒火中烧,我大声说:“你才有病。”边说边抄起东西向梦灵砸去,她躲闪不及,头上瞬间血流如注。

婆婆惊慌失措的给林冉打电话。我抱起宝宝,躲房间去了。

林冉回来后,婆婆跟他嘀咕了半天,一会120就到了,拉上梦灵,怎么回事,几个白大褂又来拉我。

我寡不敌众被拉上救护车。梦灵是躺着去的,我是押解去的。

他们把我拉到精神卫生中心,先是五花大绑,我的挣扎一点用都没有,昏昏沉沉的睡去。

每天吊瓶吃药,每天头晕眼花。

我怎么解释都没用,最后大家见了我就能让则让能躲则躲。

我知道,我被实锤精神有问题了。

躺在冰冷的小床上,我那个恨呐,我那个想宝宝呐,恨得咬牙切齿,想得撕心裂肺。

慢慢地我学会沉下心来,梳理自己,沉淀自己。

我每天表现得很积极,吃药打针样样配合,当然药全部藏在舌根底下吐了。

后来,医生查房说,恢复不错,准备出院,我内心欣喜若狂,表面风清云淡。

出院那天,林冉接的我,我一看宝宝,我的宝宝又长高了一些,我抱着真是亲不够啊。

婆婆开门,淡淡的说了声回来了就转头欲走。

我赶紧喊住婆婆:“妈,对不起,我不该推您的,原谅我吧。”婆婆也是个善良的女人,边抹眼泪边说,一家人,不怪你,你生病了嘛。

我跟婆婆抱头痛哭。

那以后,我恢复对婆婆真心实意,婆婆跟我处的很好。

三个月以后,我自己到医院检查,各项指标正常。

林兮约我见面,她告诉我,林冉跟梦灵走得很近。提醒我小心点。

我跟她说,经过这么多磨难以后,我觉得无所谓了,一个不信任你的老公不要也罢。

林兮沉默半晌,说:“你现在无业,如果真离婚,抚养权你不一定给你。”

我愣住了。

分手的时候,我问林兮,大家对我避之不及的时候,你为啥要帮我?

林兮笑了,因为你像当年的我自己。

林兮说,跟你讲个故事吧,我跟梦灵同时进一家公司,老板对我们两个都很器重。

市场总监的位置只有一个,她就设计我上客户的床,其实那个客户长期骚扰我,那是一段苦闷的日子,后来,我留心收集证据,把那客户告了。

她被老板踢出来了,闹得沸沸扬扬的地方,呆着也没啥意思,我随后也走了,辞去市场总监的职位到现在公司。

看来,梦灵争强好斗的特质一点没变。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4.

我找了一份离家近的工作,工资低一点,可以照顾宝宝。

这一段经历,我把它写了下来,网上点击率很高。大家纷纷关心我后续的情况。

至于林冉,我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

没想到的是,林冉单位体检,甲状腺癌早期。婆婆在家哭了好多回。

好在是手术很成功,我鞍前马后的伺候了三个月。

梦灵再也没来过。

林冉生日那天,他提议去酒店,我们好久没有过二人世界了。

躺在林冉怀里的时候,他告诉我,他跟梦灵啥事没有,要我相信他。我们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

我答应了。

林冉哪里知道,梦灵跟我见过一面,在他确诊癌症之后。

她跟我说,她以为自己爱林冉,可是得知他癌症了,她却只想逃离。

看到我在病房精心的伺候林冉,她觉得自己做不到。

她决定回老家,择一城变老。

我调查清楚了,梦灵穿的上衣上揣了催眠作用的挥发药物,宝宝吸收了嗜睡。

去医院检查的白大褂女的是梦灵安排的。

这一切,林冉多少知道一些,而他选择了默许。

而我,为了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选择了相信,相信经过很多人和事,林冉会有改变。

图片正在加载中,请稍后

相关资讯

能流传下来的不一定都是好的,这些“祖传”的育儿建议就一个比一个离谱

初一新生操场列队,男生女生出现“断崖身高差”,过来人:初三见

男孩画红蜘蛛为经期女生辩护,学校需要坦荡的性教育|新京报快评

研究了半个世纪市场营销学,菲利普·科特勒对下个十年的判断与建议

山东一高校老师在微信群发语音上课,学生:自己在上“新型”网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