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保卫院士

一和一学习网 2023-01-07 12:05:45

一位院士能为高校带来什么?‍

 撰文 | 郑思芳

  编辑 | 龚    正

2022年12月以来,至少有29位两院院士相继辞世。除了知名药学家蒋华良终年57岁,这段时间离世的的两院院士年龄均在86-102岁之间。

两院院士代表着中国科学界的最高荣誉,对许多重点高校来说,他们是学校的珍宝,影响着学校的科研能力、学科实力、全国排名以及资源分配等。但在院士的光环背后,他们也是一位位普通的老人。在这个冬天,许多高校行动起来,守护院士一起度过挑战。

#01

一波又一波风暴中,院士受到关注

12月18日,网络大V司马南在社交平台发文指,在与中科院院士、粒子物理、理论物理学家何祚庥的一次通话中,了解到其和老伴、理论物理学家庆成瑞感染新冠、症状较重,但相关单位却疏于照顾。该文发出后迅速引发大量关注。

19日,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在接受《北京日报》采访时表示,上述传言子虚乌有,中科院、以及相关所领导一直在通过各种方式关注何老夫妇身体状况,并通过送药及N95口罩等实际行动,表达对两位老人的关切。

当日,司马南再度发文指,相关部门及领导了解情况后,已第一时间派人致电了解情况,并上门帮助解决何老夫妇具体就医问题。

同时他也贴出与何老夫人的对话截图。截图中,何老夫人批评司马南“有点鲁莽”,发文前没有与两位老人商量。

这一事件目前已经暂告一段落,但院士的健康动向已成为近一段时间以来全社会关注的话题。

大众从公开新闻中了解到,从去年12月起,已有不少德高望重的院士,接二连三离世。虽难以从讣告中判断是否与时下的感染潮相关,但由于不少院士年事较高,难阻大众关切。

据两院官网,目前中国科学院(成立于1949年)、中国工程院(成立于1994年)全体院士名单各为832人、931人,共计1763人。截至今年1月5日,各已故667人和295人,仅是去年12月至今,至少有29位院士离世,相当于2021年整年的离世院士人数。

▲ 图|据公开资料整理

在这些离世的院士中,年纪最轻的是著名药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蒋华良,12月23日在上海逝世,终年57岁。

他曾在新冠疫情爆发初期,领导团队进行研究,发现双黄连口服液存在抑制新冠病毒的活性成分。

据第一财经引述“多方知情人士”称,蒋华良的病因与新冠无关,相关医院结论为“心脏骤停”。

#02

高校:和变化的形势赛跑

受冬季气候因素影响,以及面对一波接一波感染高峰的到来,患有慢性基础病且体质相对较弱的老年人群体,正在经受着考验。

在荣耀的背后,院士们也是一位位普通的老人,也在和大众一起经受着这次的冲击波。

严峻形势下,12月9日上午,清华大学在线召开了离退休教职工疫情防控专项工作会议,成立离退休教职工疫情防控专项工作协调小组、疫情防控救治综合组、老同志意见征询组。

此后清华大学官微发布题为《把守护好老同志的生命健康作为当前疫情防控的重中之重》的文章。

其中提到包括为80岁以上老同志发放抗疫药品物资包、加快推进老同志疫苗接种工作、强化老同志到校医院就诊取药的服务保障、畅通新冠感染者救治渠道等多项举措。

据北京大学离退休工作部消息,12月14日,北京大学召开了全校离退休工作系统线上工作会议,会议围绕老同志取药就医保障、签约家庭医生工作开展、老年人疫苗接种、老同志入校政策调整等问题展开。

在保障就医需求方面,其中提到,校医院采取应急措施,确保在紧急情况下老同志入院渠道畅通。

除了北大清华,其他高校离退休老教授、老同志离世的消息也不断传出,高校在和不断变化的形势赛跑。

据华中科技大学新闻网消息,在“新十条”出来之前,负责药物采购的校医院提早谋划,但筹备过程仍“一波多折”。尤其在采购解热镇痛类药物方面,遇到购买渠道难找、采购药物差点被截胡等困难。

直到12月16日,装有抗原检测试剂、抗病毒药品、解热镇痛药品、医用外科口罩、次氯酸消毒液的防疫健康包,才得以被陆续送到6500多名离退休老同志的手上。

同天,中国石油大学在《关于做好2023年新年、春节期间走访慰问离退休职工(老干部)工作的通知》中提到,“鉴于目前国家疫情防控的政策和形势,离退休老同志是疫情防控工作重点关注的群体”。

12月30日,教育部网站公布消息,指教育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日前已印发《学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防控工作方案》。

《方案》要求高等学校不再开展全员核酸筛查,但对校内重点人员按照有关规定开展核酸或抗原检测。

《方案》还要求,学校要按照人口总数的 15—20%动态储备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相关中药、对症治疗药物和抗原检测试剂,人口总数较多的学校可酌情增加。防疫物资要保有1周以上的储备量。

#03

一位院士对高校意味着啥

“两院院士”,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和中国工程院院士的统称,代表着中国科学界的最高荣誉。

院士制度的形成,是一个国家科学体制化的标志性产物,在一定程度上决定并影响着一个国家的科研实力和科技水平,关系着国家科技发展的走向,与国家发展的核心利益密切相关。

能够获得两院院士殊荣的,都是我国各条科研战线的领军人物。水稻专家袁隆平就是具有重大贡献的中国工程院院士,而导弹之王钱学森、物理学家钱三强、数学奠基人钱伟长等皆为中科院院士。

院士之于高校如若珍宝,理应加倍守护。他们也关系着高校发展的方方面面, 于现实层面更是备受重视。

据教育科学领域的研究者称,院士对于高校的重要性,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院士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高校能获得的科研项目的数量和质量,而项目关联着经费的投入,这对科研体系的建设、科研设备的完善、科研人才的引入和发展都是决定性的。

第二,院士关系着论文,而论文在高校名次、相关职称、学术称号的评选、以及教育部学科评估中都占有相当程度的权重。

第三,院士在诸多领域拥有话语权和优先权,能形成学科建设、学术研究上的良性循环。

在业内有一种说法是,院士是高校院系的航空母舰。一个院士撑起一个系,或一位院士就可以把所在专业排进全国前5名的案例不在少数;如果有两位院士,基本上能把所在专业排到全国前3名;如果一个学院有三位或三位以上院士,该学院学系能进入全国顶流。

据各高校官网,目前清华大学拥有全职两院院士达92人,是全职两院院士最多的大学。紧随其后的是北京大学,全职两院院士50人。之后依次是复旦大学、南京大学和上海交大、浙江大学。

院士无疑也成为了一种稀缺资源。时下,全国高校在与院士连动方面,正呈现许多新趋势。

首先是院士校长越来越多,直接领导一所高校的发展。高校聘任院士当校长,主要目的是希望院士校长能够推动高校在“双一流”建设上起到引领作用,提升高校科技实力,吸引更多高水平、创新型的领军人才。

据不完全统计,仅2022年就有10余位院士出任高校校长。

2022年6月,北京大学发布消息称,中科院院士龚旗煌出任北京大学校长。12月,浙江大学、武汉大学各发布消息称,中科院院士杜江峰、中科院院士张平文分别出任两所高校的校长。

此外,还有北京理工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华南理工大学、河南大学、山东大学、中南大学、深圳大学、重庆大学、郑州大学、南昌大学也有相关宣布。

在院士出任高校校长的相关活动仪式上,许多省市一把手都有出席,凸显重视程度。比如在郑州大学、河南大学的校长聘任仪式上,当地主要负责领导同志都有到场,为新任校长颁发相关证书。

其次,一些高校还实现了书记校长“双院士”顶配。

2022年9月,中科院院士谭铁牛出任南京大学党委书记,他与南京大学校长吕建均都曾于2013年当上中科院信息科学部院士。

2022年5月,中国工程院院士龙腾升任北京理工大学新校长,而该校党委书记张军也是工程院院士,至此北京理工大学成为继华中科技大学、大连理工大学之后,第三所书记和校长均为院士搭档的高校。

此外,还有中国科学院大学、郑州大学等也实现了书记校长双院士配置。

再次,很多地方还积极与中科院或中国科学院大学合作,共办高校或院士工作站,瞄准的重点之一就是中科院丰沛的院士资源、科研实力,地方希望院士能助推地方高等教育的发展。

据公开信息,目前中科院与地方政府共同建设的高校,就有2013年成立的上海科技大学、还在建设中的中科院深圳理工大学等。

此外还有一些高校通过积极建设院士工作站,来促进高校相关学科的发展。

2022年8月,上海师范大学就举行了“院士工作站”揭牌暨中科院院士史生才聘任仪式。这是该校首个院士工作站,而史生才院士是国家天文领域的专家。

本来作为师范类院校,受制于学科设置,一般很难引入中科院、中国工程院院士,但上海师范大学在天文学科上具备一定积累和优势。在聘任仪式上,相关负责人就表示,“史生才院士设立工作站,将推动学校本身天文学科的发展,推动长三角协作和上海科创建设,对我国整个亚毫米天文和探测领域的全面提升将起到重要作用。”

除了上述之外,院士还衍生出了独特的院士经济。

由于院士一般多是科学领域的专家,由院士所创办、或由院士提供技术和科研力量支持的企业对不少高校而言,是一种经济资源,其中还诞生了不少上市公司。本质是将院士才华变成财富的过程,这也吸引了高校、央企乃至地方政府的关注。

比如,以种业为主营业务方向的隆平高科,背后就有袁隆平院士的贡献;以岭药业,就是由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医心血管病专家吴以岭创建;致力于开发创新型分子靶向肿瘤免疫药物的百济神州,就是由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王晓东和首席执行官欧雷强联合创办。

院士也活跃在央企领域。据国资委公布的信息,2021年底中央企业拥有两院院士241名,不管是促进产学研、还是高校与企业资源互补与互通,院士都发挥着重要作用。

各地方政府也纷纷出面牵线搭台引进院士。目前,各地与“院士经济”相关的政策包括院士专家工作站、院士引进及院士培养等三方面。在院士的技术引领下,各地都希望形成相关先进产业的集聚效应,抢占地方产业发展制高点。

这种背景下,不难理解高校在这个冬天对院士高度关切的逻辑。

据中国科学院2018年发布的数据,院士平均年龄为73岁,80岁以上的院士占全体院士的42%,显示出高龄化特征。

在殊荣背后,院士们也是一位位普通的老人,需要来自所在单位、乃至全社会的关心,一同度过这个充满各种挑战的冬季,共迎春天。

相关资讯

“双减”政策下的教培乱象:中介机构暗藏网络平台 住家教师“变身”高端家政

银发上班族,退休后再回职场谋生

不建议报考的5大专业,考上全家人欢喜,毕业却迷茫不知道做啥工作

杭州高一男生进入国家集训队,获清北保送资格!妈妈在朋友圈发了一长串感谢名单,引发热议

新东方无回头路,俞敏洪一条路走到黑

清朝敬事房是什么地方,太监为什么会抢着进去

刘禅在位时间长达41年,刘禅为何没有给刘备报仇

都说古代穿的十分保守,古人夏天都是怎么穿衣的